博客首页|TW首页| 同事录|业界社区

媒体、公关与钱

扯淡的乐趣

深喉自述:滴滴专车惊心动魄20天

文/搜狐IT 微文 独家报道

今日晚间,我们通过朋友介绍,独家了解到滴滴专车从被禁到被放行这20天来的全部过程,与媒体报道相比,当事人的口述更为真实。

在20天的时间里,滴滴专车在上海遭遇了一段惊心动魄的旅程。

2014年12月24日,当有上海市人大代表提到滴滴专车是否属于黑车,上海市交通委副主任杨小溪回应:是黑车,营运不合法。

这样身份的人如此明确的表态,一石激起千层浪。

刚刚宣布融资7亿美元,正在大张旗鼓地攻城掠地的滴滴专车,遭遇当头棒喝。在上海这样一个重要的战场,如果被宣布为非法,那么不仅滴滴专车,整个专车市场,都将会遭遇重大挫折。

事态确实严重,上海开始查扣专车。沈阳、南京、济南等地,陆续出现出租车司机罢工的情况,此时,专车成为了众矢之的。

不过,舆论基本上偏向了滴滴专车一方,对地方相关部门的口诛笔伐,不仅充斥网络,而且连人民日报等中央媒体,也对专车这一新生事物持肯定态度,并对把新生事物一棍子打死的做法,提出了批评。

尽管地方交通部门讲出了一堆理由,但还是被解读为懒政、保护既得利益。

就在专车业务岌岌可危的时候,交通部做出了顺应大势的表态:认可专车。

交通部在例行的新闻布会上表明表态:“专车”服务对满足运输市场高品质、多样化、差异性需求具有积极作用。当然,交通部还确认了一点,那就是不允许私家车接入专车。

这一表态,等于认可了专车这一创新,间接承认了滴滴专车等专车软件的合法身份。也等于否定了之前上海市交通委官员“滴滴专车是黑车”的说法。

但是,上海市交通委,并没有立即否定之前的说法,而是坚持要对滴滴专车进行处罚,并在1月12日开出上海首张针对专车运营商的罚单。

1月13日,上海东方卫视《东方眼》要直播一期关于专车的节目。滴滴专车方面收到了邀请,并派高层当天立即前往机场,飞往上海,如期参与了该节目的直播。

关于滴滴专车是不是黑车,滴滴专车副总裁朱平豆在这个节目中这样说:“黑车”的显著特点是四“无”,即双方信息不透明、价格不透明、无组织管理、无法监管。而互联网专车,所有的车辆和司机信息公开可查,价格透明公正,管理体系严格,绩效评级严格。因此,互联网专车与黑车有着本质的区别。

这期节目还连线了一位出租车司机。

这位出租车司机说,近期某城市出租车司机停运的根本原因,是高额的“份子钱”以及管理部门收取“份子钱”后资金去向不明,同时希望能成立出租车司机公会维护自身的养老、医疗等问题。不过,他也认为,将专车称为黑车不准确。

1月14日,上海市交通委突然改口。

当天,上海市交通委社会宣传处副处长黄晓勇在接受《新民晚报》采访时明确表示:“上海严格按照交通部的要求,鼓励专车服务平台与正规的租赁企业合作,但坚决打击私家车投入运营。”由此,上海成为了自交通部明确肯定“专车”模式后,首个明确表示鼓励“专车”发展的城市。

这一表态,距离2014年12月24日,上海市交通委副主任杨小溪表示滴滴专车“是黑车,营运不合法。”刚好20天。

这20天里,专车市场遭遇了巨大的争议和压力,也可以看作是新兴市场力量与既得利益之间的一场博弈。这场博弈,普及了“专车”的概念,让更多的人认识到出租车市场的顽疾,也让人看到,创新是艰难的,但市场的力量是顽强的,只要顺应需求,只要是解决人民群众困难和需求的创新,即便遭遇种种压力,至少能够得到舆论和消费者的支持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本文作者系搜狐IT微文

本文首发搜狐IT,转载请务必注明搜狐IT和作者

我已入驻搜狐新闻客户端自媒体,更多精彩内容请在搜狐新闻客户端订阅我的刊物“changgengxiaobao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微信版长庚小报由微文及崔西(媒体人、美股爱好者)进行维护,2014年希望多找有趣的人、尤其是不同行业的人聊聊天。
加微信公众号:changgengxiaobao,可关注我们。

浏览数: 次 星期二, 01月 20th, 2015 未分类

1条评论 to 深喉自述:滴滴专车惊心动魄20天

  1. 滴滴打车软件公司应该和出租车合作,软件公司收使用费,出租车使用软件减少空驶,方便乘客打车,合作共赢,不应该抢饭碗,互相残杀

  2. BBCC on 07月 9th, 2015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