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首页|TW首页| 同事录|业界社区

媒体、公关与钱

扯淡的乐趣

致优步,我们一起谈谈生而骄傲这档子事儿

文/生而不骄傲的长庚君

媒体的江河日下在这周算是显露出端倪。

一向追求严谨的科技圈变成了八卦谣言集中地,一会出来一个假滴滴VP弄得大家真假难辨,一会某些还算口碑不错的科技网站突然变成妇女之友,好像他们的读者已经不是那些创业者或者企业家,而是天天围坐电视前看韩剧,拿着微信四处分享心灵鸡汤,家里放着无数本《读者》或《知音》的欧巴桑们,煽情总能引起别人的同情,不是么?

中国的历史历来都是遵循着成者王侯败者贼的丛林法则,这样做当然不对,所以在滴滴收购Uber中国的事情传出后,长庚君觉得这场商业游戏中滴滴并没有什么值得赞美的地方,相反,那些被Uber总部当做弃子的员工们反而值得尊敬。这种尊敬应该是对过去努力的赞赏,而非矫情的委屈诉苦。

可是尊敬着尊敬着,却发现变了一种味道,慢慢舆论转变为对Uber中国那些理想主义者的赞美和惋惜,变成了说话中夹杂着英文,高大上的跨国公司精英们被土里土气的滴滴吞并后的心有不甘,变成了:Champion’s Mindset、Born to be Proud、“年轻的我们,好想赢,真的好想赢”、“不要把这个世界,让给我们看不起的人”。

对心灵鸡汤无感的长庚君也能看出这些煽情的文字应该可以在《知音》或者《读者》中找到类似段落,不信你去买本,没有类似风格长庚君给你报销费用。

因为身处Uber,我们生而骄傲。因为年轻,所以我们不向世界妥协。Keep Calm and Uber on,我们从来没有觉得自己输给过滴滴。

看起来很燃,对么?

长庚君虽然书读的少,但是也知道“科以人传科尤重,人以科传人可知”这个道理。

不懂得话,长庚君可以换个通俗说法:如果你是钱学森,又是博士,那么博士学位就会因为你而分量很重,可要是你没啥名堂,却用博士这个身份招摇撞骗,生而骄傲,那这家伙是什么材料也可想而知。

说回出题。

某科技垂直网站引用Uber天津团队的一句话:一个星期我们拼出了5000单,没有人停止想要赢的脚步。

同样在文章里还有Uber员工的引述:战争打响了,Uber中国终于成为了滴滴的对手,几个月后,滴滴CEO程维总结2015年上半年时,说滴滴一个主要成就是抵御住了Uber的进攻。

看完这些描述,好像一夜之间,Uber中国就要吃下滴滴,在发出最后一击的时候,被资本市场出卖,真是令人惋惜。

事实呢?根据第三方数据研究机构中国IT研究中心(CNIT-Research)近日发布的《2016年Q1中国专车市场研究报告》显示,一季度专车市场整体保持高速增长,其中滴滴专车以85.3%的订单市场份额居行业之首,优步中国、易到用车分别以7.8%、3.3%位列二、三位。

是的,你没有看错,拼命抵御Uber进攻的滴滴依然拥有85.3%的市场占有率,年轻的我们好想赢的结果是在中国获取了7.8%的市场份额。

No life的跨国公司精英们抱着职业不能用金钱衡量的价值观夜以继日,因为不想把世界让给我们看不起的人。却不知道,Uber总部进入中国前,早已经有了Plan B。

最初的谈判筹码是获取滴滴40%股份以换取Uber不进入中国市场,而这次以Uber将中国业务卖掉,换取滴滴20%的股份作为结局。

长庚君也引用一句英文作为结尾:too young too simple,你们被Uber总部抛弃,不是因为情怀,而是因为你们的价值还不够高。

浏览数: 次 星期五, 08月 5th, 2016 未分类

还没有评论。

发表评论